人民網北京8月5日電 微信公眾ssd固態硬碟賬號“子曰師說”5日發文,題為《國學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--富強》,以下為文章內容:
  “富mSATA強”這個概念,是和“貧弱”相對應的。正因為我們在中國近現代史上感受到了太長久、太深重的貧弱,所以在國家層面的價值觀上,富強作為首要的目標被提出來。富強這個聲音,是我們整個民族心底呼喊了太久的一個共同聲音。
  “富強”隨身碟這個詞,是一個併列詞語,民富而國強,才是國家的真正富強。人民富足,是一國存在的終極意義;國家強盛,是人民生活的重要保障。所以“民富”和“國強”,是相互成就、互為表裡的一對概念。
  (一)民富
  民富,在國學的論述里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?孟子曾對想要治理好邦國的梁惠王說:“五畝之宅,樹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雞豚狗彘之畜,無失其時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。百畝之田,勿奪其時,數口之家,可以無飢矣。”《孟子》里講,讓人們通過正常有序的勞作,可以穿上帛、可以吃上肉,這就是民富。其實,孟子這裡說的五十褐藻醣膠歲、七十歲只是泛指,衣帛、食肉也只是一種指代,他真正提出的是人民生活中最重要的兩層保障:豐衣和足食。
  這兩點,在我們當代的都市生活中都是習以為常的生活必需品了,然而縱觀人類記憶體歷史上長久的供不應求、橫看當今世界部分區域的長年饑荒,我們就知道,豐衣足食、物阜民豐,這實在是非常可貴的幸福,是民富的最基本體現。
  所以陶淵明在《桃花源記》里描寫他幻想中的世外桃源時就形容道:“土地平曠,屋舍儼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。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。其中往來種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。黃髮垂髫,並怡然自樂。”他幻想著,有一方樂土,人們在那裡安居樂業、衣食無憂,這樣的平實生活就是陶淵明心目中的理想國了,就可以令男女老少怡然自得。
  到了清代人們的訴求依然如此,清初的藝術家李漁在他的《閑情偶寄》里就說:“謂一朝富有,男可翩翩裘馬,婦則楚楚衣裳。”衣冠楚楚,寶馬香車,民眾這樣的生活就是社會富有的表現,由此,我們可以聯想到當下每一天的車水馬龍,每個人的衣著鮮亮。
  豐衣足食,這是生活富足的層面;而真正的民富,還要追求生命富足的層面——也就是在物質富足之後的精神富足、也就是經濟富足之後的文化富足。因此孟子在對梁惠王的論述中,說完衣帛、食肉、無飢,就馬上說到了文教,他說:“謹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義,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。”在孟子心中,給民眾以教化,讓大家懂得禮儀規範、仁義道理,這是民富的更高表現。
  而孔子把這層意思說得更清晰,《論語》里就記載說:“子適衛,冉有僕。子曰:‘庶矣哉。’冉有曰:‘既庶矣,又何加焉?’曰:‘富之。’曰:‘既富矣,又何加焉?’曰:‘教之。’”孔子看到衛國人口眾多,就說,應當使人民富裕,富裕之後,就要給人以教育。就此,孔子提出了社會要經由民富而文昌的必要順序。
  所以我們就能夠領會一個民族提倡文化興國、重視文化軟實力的必要性:文化教養標識著民富的層次。
  沒有建立起穩固的精神家園,人的心靈就不能算是找到了安居樂業之所;沒有文化滋養的心靈沃土,人的生活就不能算是充實富足。因此《易經》會說“觀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”,以文化人的過程,就是文明推動的過程,就是文化興國的過程,就是學習和提升的過程,就是構建精神家園的過程,就是社會經由民富而至文昌的過程。
  所以,民富的含義有二:需要生活的富足,也就是物質富足,豐衣足食;更需要生命的富足,也就是精神富足,以文化人。
  (二)國強
  如果說,一國的財富,主要是由經濟和文化組成的;那麼,一國的強盛,主要是由政治和軍事構成的。
  政治的強盛,體現為對內的國家統一,以及對外的國際影響力。中國曆史上不斷重覆著雖合久必分、但分久必合的規律,對江山一統的追求成為了國家層面的戰略,因為歷朝歷代的政府都深深認識到國家統一的重要性。疆土歸一、政權穩定、民族團結,才能使國內資源形成合力,形成勢不可擋的大國力量。
  縱觀歷史上但凡長治久安的王朝,一定都是總體來講國家統一、疆域遼闊、民族相安的時代,比如漢、唐、明、清,九州一統、天下歸心,這是所有朝代的政治任務,也是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。正因此,分裂祖國的行徑才是那麼地不可饒恕,因為國家分裂、政治飄搖,削弱的是民族的整體實力,損害的是每個人的生活保障,造成的是歷史發展的困境甚至是倒退。
  九州同心後,國家便可向外謀求在國際上的影響力。中國古代社會希望達到的理想狀態是“萬國來朝”、是“大國氣象”,是期盼在國際關係中成就政治上的足夠權威。然而對外強盛之後的這個政治共同體,在中國古人看來,又不是以對世界的稱霸、對區域的強權為訴求,而是以“四海一家”、以“互通有無”為追求,是以自身的強大來贏得彼此尊重、以國家的強盛而有餘力回饋他國為榮。所以強盛王朝所沿襲的優異傳統,是保護附屬國家、優待遠方友邦,是輸出燦爛文化、給出豐富物資,而不是強勢凌人、干涉他國內政,或者仗勢欺人、貪婪開疆擴土。
  中國文化認為,政治的強大,表現為一種自尊自重、自省自強的自信力,是像孔子信心滿滿說的“雖百世,可知也”——只要遵從歷史的得失經驗,百代之後的社會情形也可以掌握——雖然孔子這裡論述的是禮儀制度,但是我們可以將禮儀之邦的精神引申為影響社會的結果。中國文化認為政治強大的根本,在於規範自我的風度,而不是凌駕於人的霸權。
  如果說政治強大的形態,有外放型也有收斂型,那麼強盛的軍事狀況,就常常被人理解為血脈賁張的戰無不勝、攻無不克。其實軍事強大的理想狀態,應該表現為維持穩定的靜態守備,而不是衝鋒陷陣的動態進攻。
  兵強馬壯,威儀赫赫,聲名遠播,令敵人不敢來犯,這就是“強軍夢”的終極追求;而使家國淪陷於戰火,並不是軍隊建設的本來目的。
  中國傳統的“強軍夢”,是“不戰而屈人之兵”的兵不血刃,是不戰而勝、是杜絕窮兵黷武;而一旦不可避免地開戰,又是“上下同欲者勝”的所向披靡,是為國效力、馬革裹屍,是同仇敵愾、與子同仇。
  所謂泱泱大國,不僅僅是看起來人口多、收入多、土地多、資源多,而是要在國家形象上體現出精神之大、責任之大、氣度之大、實力之大。
  政治的統一、軍事的完備,這兩方面共同構成了國家強盛。而國家強盛的內在自信和持久保障,又是以強而不霸、盛而不驕為智慧準則,這也是中國文化里中庸之道的體現。
  所以說到“富強”,我們所期待的是一個民富而國強的中國,是經濟富庶、文化昌盛、政治強大、軍事強健的國家。而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講,如果我們在追求生活富裕的道路上,同時兼以文化修身;如果在我們關註領土糾紛的愛國之心裡,還堅決擁護著國家主權完整——那麼,中國的富強,有你,也有我。(來源:微信公眾號“子曰師說”)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montana

cd01cdup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